当前位置:首页 >> 美文摘抄

曾逝

时间:2022-07-27   浏览:0次

弦月倒挂的夜晚,又是一个人。(空格分段)在靠背椅里叠腿而坐,闭上双眼,放下繁杂的工作,笔记本电脑未关,单曲循环的歌和桌上的茶一起慢慢变凉,变涩。看窗外红色的楼和朱色的墙,看已如浸透了墨的天空,然后卸下所有的表象,露出熟悉的疲惫和倦意。

岁月转瞬,流年匆忙。你感叹,时光无形的刻刀太过锋利了吗?忆起高中时的毕业照,盯着那时稚嫩青涩的自己出神或发笑,指尖掠过那张熟悉而陌生的面孔,才恍然曾有过那个模样。忆起那时的同窗,一路走来,不知不觉中和多少人已挥手告别?那时的梦太璀璨,连星星的光芒都显得黯淡;那时的笑太张扬,是早已远去的无忌轻狂;那时的泪太珍贵,和血与汗融在一起可以粘合所有的支离破碎。那时的自己,在书本之外,曾幻想着仗剑走天涯,白马啸西风,想过鲜衣怒马驰骋江湖;为《灌篮高手》而热血沸腾,偷偷学着流川枫式耍帅装酷;在有星爷的屏幕前,在笑泪恣意中成长;那时的橘子汽水和冰棍在大街小巷里游走,那时的糖葫芦外层的糖衣是最甜的滋味。你们并肩走过春夏,最后还是赶不上时间的步伐。

“时光的河入海流,终于你们分头走。”

再也回不去的曾经,你只能隔着光阴的河眺望彼岸的自己;再也找不到遗失的书信,它只能随着墨香在回忆里沉寂。

在沉默中变得强大,在寒冷中学会忍耐,在困难前坚定信念,在风雪中磨练意志。当你已不像过去那般弱小,当你的目标已不再是虚无缥缈,微笑的背后,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辛酸。

放弃了什么?丢下了什么?抛开了什么?为了什么?在掌握曾梦寐以求的东西后,为何在某天微醺的午间,因旧书中飘落的一张泛黄的信笺,而思绪万丈?那是自己年少的手笔,纸张被折叠过很多次,泛着印痕。曾经笔下倾注的秘密,被捂得紧紧,唯你和落花知晓。少年的初心,早已随风消失在那年的天际。

进入社会才发现早已不是策马江湖的年代,荡气回肠恩怨情仇只能相会于梦中。

偶尔想起征战篮球场的日子,才发现早已习惯拿笔的手再不能让篮球转起。

星爷,他老了,你长大了。他伴你整个青春,你出汗的手紧攥着入场券盼有他的荧幕。如今你从容走进横店万达,而琳琅满目的海报只有他却存于你的眼睛。你哭了,你想看他继续笑啊。

这时你才明白时间的残酷无情。

行走在灯火斑斓的城市,却有着不可名状的思绪。灯火点亮双眼,却毫无暖意。在风和雪都降临过的城市,一个人的街头,忽地忆起手心曾握有另一个人的温度。

有些人需用一辈子去忘记,有些事需用一生去证明。

或许输给了时间,那人成为青春的祭奠,那事依然缄口不提。

青春不只有热血,还有柔情,在离别之际,在相拥后流泪的黎明,转身,再见。

不可能忘记的,在最美的年纪,遇见你心动的她。

不可能放下的,在无故醒来的深夜,才惊觉她已离你远去。

但你没有停在原地,或沉湎于过去,或陷在已逝的温柔里。

转身而过,从此天南海北。某一天于茫茫人海中擦肩你是湿了眼角还是淡然继续向前?

她存于触手可及的过去。

把情深埋在一颗星的光里,摸不到却看得清。不知要多久才会有另一颗星升起在你的夜空中,为你发光发热。

离白衣衬衫的日子似有了十年吧。

离老校园那从砖瓦上垂下的青藤跃入阳光的一瞬也有了十年吧。

离得那么久,却恍若昨日啊。

或肆无忌惮的挥霍青春,或咬紧牙关默默攀登。你飞起的衣角,她飘摇的裙裾,你粘在床头给自己加油的话语和飘满教室的试卷,在脑海中清晰可见。

那喧嚣的过往,而今安在?

唯醉知酒浓,醒知梦空。

清醒的时候,告诉自己,趁还年轻,继续奋斗吧;趁还有野心,继续强大吧;趁还无畏,继续挑战吧;趁还未老去,趁走过的路还不算长,趁还拥有遥远的未来,趁还有无尽的未知和希望。

所有远去的物是人非,哪可与今宵相比?

纵然知错过和遗憾未必是最好的结局,但往事都一切随风吧。

面向未来吧,趁你的心脏还未伤痕累累,依旧经得起风霜。

和曾经告别吧,褪下白衬衫和牛仔裤换上风衣和西装。

迎接未来吧,不再是年少轻狂而是从容不迫潇洒如常。

你可知你一生看过几次圆满的月轮,品过几次美酒的香醇?你可知你此生的路还很漫长,才刚刚踏上命运的征程?你可知你还会去很多地方,遇到一个更好的人?

或许南风知我意吧。

下弦月静静嵌在夜幕上。你抬腕看表,捏捏眉心,喝一口冷透了的茶,耳边还是那首歌。

她在你心门前打马而过,带来清风花香,却是过客。

那又如何?她的世界你来过。

你枕着歌的旋律,向旧日岁月致敬。

时光还长,告诉自己,不要急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专业的癫痫疾病医院该怎么找
长春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是哪
江西哪家癫痫医院专业
相关阅读
曾逝
· 曾逝

弦月倒挂的夜晚,又是一个人。(空格分段)在靠背椅里叠腿而坐,闭上双眼,放下繁杂的工作,笔记本电脑未关,单曲循环的歌和桌上的茶一起慢慢变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