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短文随笔

缱绻岁月几分长

时间:2022-03-07   浏览:1次

 作者简介:梅琳莉 女  浙江嘉兴人,小学英语教师,区教学能手。爱生活、爱阅读、爱文学、爱音乐。期待岁月静好!

 

 

记得和南湖文学结缘,是因为两年前写了一篇《浮生一梦——品评后宫如懿传》。悠然回望如昨,细想,也时隔已久。

记得初读《后宫·如懿传》,那些个捧书夜读的日子,思绪万千。感慨于如懿的兰因絮果,不必执念;感叹于意欢的痴心错付,万念俱灰;感动于海兰的温婉韧性,姐妹情深。

 

如今,断断续续的看完了电视剧《如懿传》,夜深人静,仿佛它又将我们重新带回到那红墙绿瓦的时代,穿梭于深宫之上,游离于梦境之中。伸手仿佛又能触摸到那冰冷的城墙,与那些个娇艳动人,却命运不能自主女子擦肩而过。遥望身影交叠着墙头的那一束寒光,悠悠长长……

回看剧本,弘历与如懿,曾经的爱恋,深情的对视,从恩爱相知到相视无语,他给她的那份荣宠,爱“恨”交织,赢了天下,输了时光。回望那段诗情年华,如此情深意长。又何曾想,情深缘浅,终究不过浮华一场。再炽热的情感逃不出始于浓烈归于冷淡,那般身形交融的情义,最末,却愈行愈远,随风而逝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如      懿

犹记得,那年春天,也是那般繁花烂漫的季节,城楼之上,两人心怀傥荡,笑意嫣然。他唤她“青樱妹妹”,她回一声:“弘历哥哥!”一位芳心暗许,一位满心牵挂。他提选福晋,她腼腆羞涩的逃离,那位翩翩少年郎说:“我在绛雪轩等你!”往日的欢声笑语仿佛依旧在耳边袅绕。  

那年,身为乌拉那拉氏的她向太后求取名字,割断旧过,太后那句:“你最盼望什么?”“情深义重,两心相许。”她回答的那般不加思索,沉吟而思:“人在影成双,便是世间美好。”

 

当年,在孝贤纯皇后逝去之后,也是他执意要让自己成为皇后,那个在高殿之上,彼此相知相依相偎的那个人。那句:“如懿,朕好孤独,到朕的身边来!”那时的如懿是如此的义无反顾,想去相扶相携。如今想来,或许,也是一个错误的选择。

那日,从宝月楼到翊坤宫,转身,泪如雨下。那天恰逢大雨,一段路,如懿踏出的每一步,都是愁。如懿打个寒噤,大雨淋在脸庞,瑟瑟颤抖,已经分不清哪是雨,哪是泪,热泪滚烫却转瞬不见。

曾经的翩翩少年郎,曾经的两情相悦,如今看来又是如此的微不足道,虚无缥缈,曾几何时,他们之间会生分至此,那位让自己所恋恋不舍的少年郎,终究是寻不着了。

 

是翻江倒海的醋坛吗?不是,是失望,是心灰意冷,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绝望。内心的悲恸,麻木的前行,这金堆玉砌的宫殿,如今已然犹如牢笼。心灵相通欢喜忧愁,如今看来犹如过眼云烟、梦难回首,往事成空。

他,那个高高在上的君王,曾经青梅竹马相识相知的少年郎,“一朝君临天下,一夕对花垂泪。”曾经的执子之手,曾经的一曲《墙头马上》,如今看来,也是一段回不去的过往。如今如懿,不再是当初的青樱,而弘历也不再是那位翩翩少年郎。如今的他们只是皇帝和皇后。

 

过往云烟如风散,如今有的只是一份,遵从,与一席天下的表率。那份亲密,那份相知,早已灰飞湮灭。在无数个漆黑的夜晚,如懿反复的问自己。他还是那个他吗?或许,他永远是那个他,只是心境已然不同。那位高高在上的君主,他可以有容妃,那个让他一见倾心、意乱情迷的女人。却对如懿身边彼此扶持,默默相助又忠心耿耿的凌云彻深深介怀。

 他可以有万千个宠妃,却不容许他身边有那么一个对他情深义重且默默相助的人。他猜忌,她却永远被压在皇后的光环之下。

 

那些所应承担的中宫职责,让她内心早已失去了自我。

作为皇后,他理应体恤夫君,她应大度,不能失仪,甚至成为,自己深爱男人征服别的女人的说客。作为妻子,她无奈,她彷徨,痛失爱子依然摆不脱钦天监的命运之说。当深夜趋于静谧,无数个寂寥之夜,她感伤、她痛心、她失去了再次爱这个男人的理由。

 

“红颜未老恩先断,斜倚薰笼坐到明。”她不愿喝药,她剪去曾经和帝王之间的那一副挂画。减掉自己的同时,也减掉了那一份的牵挂与执念,从此,了然……电视剧中如懿的结局也许正是她想要的,在月光底下睡着了,如此安详,放下,心无执念,方得自在。

以这般方式离开这个世界,对如懿来说,也许也是一件幸事。月光下,忆往昔,描眉作诗,依旧是当初最美好的模样。

 

追忆曾经那一副副青春靓丽的脸庞,一段段韶华时光,情投意合到咫尺天涯,当初的笑容,许是瞬间的浮华。梦醒时分,了断此生牵挂,错付了最美的年少芳华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弘    历

犹记得,那年春天,也是那般繁花烂漫的季节,梦见她成为了三哥的福晋,惊醒,听闻她的落选,却喜不自禁。

他恍然知晓,原来,在自己的心中,早已经埋下了一个她。寻她,城楼之上,她调皮的眼眸,令他心动。她腼腆羞涩的逃离,脱口而出的那句:“我在绛雪轩等你!”着实真心真意。

 

那年她被冤进冷宫,他悄悄吩咐嬷嬷叮嘱护卫必保她周全。她在冷宫,他又何尝不是心系与她,冷宫走水,他听闻第一个来到她跟前,担心她冷,为她遮衣。她的委屈他看在眼里,处处为她周旋。她出冷宫那日,赠她费尽心思亲自研磨的绿梅粉,也只为博佳人一笑,消除心中芥蒂。那晚,紧紧相握的双手,他向如懿承诺,自己再不会让她深陷绝境之中。

 回想,那年的玫答应的百花丹粉末事件、高贵妃意图抚养大阿哥等等,这桩桩件件他都是那么的信任她,维护她。提拔凌云彻、抚养永璜、永琪,她求的他都欣然答应。她要的,他也全然默许。当年,对她的爱如此强烈,承诺如懿:“从今往后,朕会一直握着你的手,你依靠着朕便是,此生长久,不相欺、不相负。”

 

 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。他受百官朝拜,也位居高山之巅,他也会惆怅寂寞。他需要的温暖,她曾给他。但彼此相爱,又彼此相知的那一份执念,终让那一份倔强,成为他们之间永远,无法跨越的鸿沟,也是,他们彼此,再也无法走进对方心境的心结。他是皇帝,他们是天下夫妻的表率,这段爱恋就必然会夹杂着权衡和利益。他也是男人,他想为容妃“疯狂一次”又有何不可?谁人又能体会他内心的孤独与冰冷?

曾几何时,他们的爱走入了绝境。有时候,哪怕她来解释,她来认个错,也许一切又会平静下来。可是,她倔强孤高,他冷傲多疑,最终她与他,爱湮灭。嫡子永璂,他们爱的纽带,他曾寄望于他,而永璂的表现却资质平平,不甚满意,许是“爱之深、责之切”吧。他们,年少相知相许,末了渐行渐远。 

 

 “也许,她不属于这个皇宫。”他们的心底是爱着彼此的,她的断发,却那般决绝,割断过往。在弘历的心里,终究是她离弃了自己。他驻足翊坤宫前却终究没有送她最后一程,他以皇贵妃之礼安葬她,道她“疯迷”,内心却想还她一个自在。他建梅坞,却想抹去她存在的印记,殊不知,她早已深深地驻扎在自己的心底,他不愿面对。

 她为何不愿喝药?她为何退回册宝?她又为何剪去曾经和他之间的那一副挂画?她难道真的要那般决绝,他们曾经的那段美好时光,她忘却了?他知晓后却想找郎世宁复原,复原他们曾经爱的模样,留个念想。

 

曾经,也是那么对她信任与依赖。仿佛,只有和她在一起,心里才会舒坦,才会放下。“一念之间”,阴阳两隔。是否,正应了那句再轰轰烈烈的相爱,曾经的琴棋书画诗酒花,抵不过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,时间将爱磨淡了,心让爱磨碎了,终究也是辜负了彼此。

弥留时刻,倍感凄凉,此生,夫妻恩情、嫔御恭顺、父母之恩、儿女之福,也是失去大半。恍惚中,那株曾送她的苏杭绿梅,发了新芽……

 听,是谁人弹弦浅唱那一曲《墙头马上》,“墙头马上遥相顾,一见知君即断肠……”。

 


甘肃市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的好
治疗外伤性癫痫有效的方法
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
相关阅读
这今生,愿你爱你所爱
· 这今生,愿你爱你所爱

写几行漂流的小字,停靠在时光当中,在心的宁静中,抓紧躲藏的那一份思念当中,轻轻飘落在凡尘之间。往事如天际中的星辰点滴在尘世中的花香烟火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