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短文随笔

房立娓:四叔的新娘

时间:2022-03-16   浏览:2次

房立娓

 

 

那年夏天,花椒粒儿上红线的时候,四叔结婚了。

四叔家的小院里,挤满了看热闹的人。新娘是个漂亮的女人,她穿着一条火红的长裙子,头发高高挽在脑后,露出白皙的脖颈。四叔也一改往日邋遢的形象,头发梳得一丝不乱。他学着城里人把白衬衣掖在裤子里,干瘦的腰板挺得笔直。

四叔那张黑瘦的脸,因为开心皱成了一张橘子皮。

四叔家和我们是邻居,站在我家墙头上就能看到他家的院子。我也去凑了个热闹,我和我的伙伴们从人群里钻进去,围着新娘讨喜糖。四婶儿看上去是个和善的人,她摸摸这个的头,捏捏那个的脸,“咯咯”笑着往我们手里塞糖果,她并不介意我们的小脏手弄脏她的红裙子。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四婶儿,她的眼睛不大,却极有神,说话的时候眉毛高挑,嘴角上挂着笑容。在一堆被太阳晒得黝黑的农村妇女面前,她显得很耀眼。

 

谁都不知道失踪了三年的四叔究竟发生过什么,他扬眉吐气的回归,让所有人都感到吃惊。有好事的年轻人,直接挖苦开了四叔。

“四儿,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有能耐啊”。

“啥时候盖新房啊?就你这三间破房子下几场大雨就能塌,能住人吗。”

“这就叫癞蛤蟆吃上天鹅肉了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男人们放肆地大笑,女人们的脸上神情复杂,有的窃窃私语。

四叔的笑容已经僵住了,他尴尬地擦着额头上的汗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四婶儿看出了四叔的窘迫,她当着众人的面拉起四叔的手,温柔地看着四叔,故意提高嗓门说:“四儿,我不嫌你穷,也不嫌你的房子破。咱有手有脚,屋里头安张床,两块石头搭个灶台,咱就能把日子过起来。”

“媳妇,俺从小没爷没娘,俺……”

“俺什么俺,孙悟空还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呢,谁敢说他没能耐。”

几个女人撇着嘴,小声议论着什么,男人们也觉得无趣各自散了。

“王熙凤。”

不知谁说了一句。

 

 

四叔是我的本家,因为爷娘死的早,他早早地就辍了学。他厌恶种地,又懒得下力,只能到处打零工。最后钱没挣着,家里的地也荒了。

转眼间到了该找媳妇的年纪,四叔看上了同村一个大姑娘,托媒人去说亲,人家捎回话来,“村里男人都死了也不嫁给他。好吃懒做的男人还想讨老婆,做白日梦去吧!”

四叔受了刺激,撂下了一句狠话远走他乡了,他恨恨地说:“谁没有个三起三落,朱元璋还要过饭呢。俺这回出去非混出个人样来,看看谁还敢笑话俺这没娘没爷的人!”

面对众人刮目相看的四叔,父亲隐约有些担忧,父亲多次把这种担忧说给母亲。他说四叔虽然娶了亲,也未必是件好事。如果还和以前一样好吃懒做,这场婚姻不一定能持续多久。

“咋就不能持续,这女人过个一年半载生下了孩子,想走都走不了。”母亲淡淡地说。

 

四婶儿的确是想好好过日子的,那三间低矮的老房子,那个几近荒废的农家小院,因为她的到来一下子有了生气。四婶儿找来石匠,把屋顶上漏雨的地方用干麦秸填充起来,墙壁也重新粉刷了一遍,连门口的木门也换成了新的。

四婶儿仍然穿着好看干净的衣服天天在小院里忙活,除草,种菜,栽花……第二年开春时,她的家已经变成了花园。

四叔仍然不去工作,也不上坡种地,偶尔去一回也是拽着四婶儿一起去。母亲说四叔找个媳妇稀罕,恨不能把媳妇栓在裤腰带上。

夏天来了,四婶儿栽种的蔷薇开花了,她的肚子还是平平的。小院里开始时常有争吵声传来,有几次我听到过四婶儿压抑的哭泣声。

四婶儿似乎更喜欢小孩子,我们都喜欢去她家玩耍,她把飘落的花瓣做成美丽的花环戴在我们的头上。她爱给我们讲故事,每当说起她遥远的家乡,四婶儿的目光里时常流露出一种我们看不懂的忧伤。

四婶儿的手很巧,她会做裙子,一块普通的花布,经过她一番裁剪,很快就是一件漂亮裙子。我就穿过四婶儿给我做的花裙子。她还用蜂蜜做成好闻的雪花膏,让孩子们拿回去送给他们的娘。

让我不解的是,村里的女人一开始对四婶儿的态度都不好,她们很少去四婶儿家串门儿,甚至阻止我们去,包括我的母亲。

 

“娘,四婶儿脸上的雪花膏真好闻,你咋不抹?”

“娘,四婶儿的腰真细,俺爷说腰细的女人穿裙子才好看。”

“呸,庄户人家哪有这么打扮的,一看就不正经。你这死孩子,这就看不上你娘了,馋人家的娘给人家当闺女去!”

我在母亲面前夸四婶儿时,她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。说归说,我发现母亲悄悄把脸上抹上了蜂蜜雪花膏,头发洗的比以前勤了。有一次下午放工后,她竟然穿上了那件压在箱底的花裙子。

不知道从哪天起,也许是那些女人都抹了四婶儿的雪花膏后,四婶儿的家里渐渐热闹了起来。原先对四婶儿嗤之以鼻的女人,变得爱去四婶家串门了。四婶儿教她们做蜂蜜雪花膏,裁剪碎花裙子。四婶儿还教会了她们做西瓜汁酱,四婶儿说她的家乡人人都会做这种酱。

四婶儿不会种地,要跟村里的女人学。她们都说应该跟四叔学,四叔懒得地里都不去,不能指望女人。四婶儿说再等等,她盼着四叔有一天能勤快起来。

对四婶儿越来越有好感的女人们都开始指责四叔,因为四叔娶了媳妇不但没有振作起来,反而更加颓废了。他大概迷上了喝酒,我常常看到他怀里揣着酒瓶子喝得东倒西歪,嘴里还骂骂咧咧。四婶儿实在忍不住了就骂他几句,四叔还是那些话,都欺负他没爷没娘。四婶儿摇着头叹口气走开,不再安慰四叔。

 

 

山村的四季总是那么明显,似乎是一转眼的功夫,南山上的树叶泛黄了,村子里人人都忙活着收秋,自然也不大去四婶儿家串门儿了。四叔家里的地还是成片地荒芜着,父亲说四叔实在是不争气,再不好好干连过冬的粮食也没得吃。

那天早晨,我照例吃过早饭去上学,经过四婶儿家门口时,四婶儿把我叫住。她的眼睛红红的,好像刚刚哭过。

她把一个包裹塞进我的怀里,用沙哑的声音嘱咐我。“二子,这里面是一些衣服和用品,给你娘,或许你们用得上。”

“我家的蔷薇花明年再开的时候,要是天旱,记得替我多浇浇水。”

“知道了,婶子。”

“二子……”四婶儿顿了顿,有些哽咽地地说,“帮我给你四叔带个话,告诉他,他是个好人。记住了吗?”

“嗷,记住了。”

 

我抱着包裹一路小跑回到家里,那个点父母都上坡干活了。我把包裹小心翼翼地藏起来,又若无其事地上学去了,当时我没有明白四婶儿的意思。

我怎么也没想到,那竟然是我最后一次见四婶儿。太阳落山的时候,喝得酩酊大醉的四叔在他家的院子里大喊四婶儿的名字,一会儿又听到他开始嚎啕大哭。他家又一次聚满了人,比他领回新娘那天还热闹。

很多人都过去安慰四叔,都说要帮他找。

“找啥!不找了,强扭的瓜不甜,我他娘的就是光棍儿命。”四叔坐在地上,鼻子一把泪一把,哭得像个娘们儿。

“四儿,别难过了,一看这女人就不是个过日子的料。”

“是啊,不会是跟着男人跑了吧?”

“四儿和这个女的领证了没有,是不是非法同居。”

“不对,俺觉得四儿媳妇不错,她不像那种人。”

……

人们你一句我一句,七嘴八舌吵个没完。四叔急了,他坐直身子,带着哭腔哀求道: “你们都家去吧,求求你们了,让俺自己待会儿。”他浑身是土,头发凌乱,肩膀在剧烈颤抖。

我躲在角落里,看着四叔伤心欲绝的可怜样子。我鼻子一酸,哭了。

当我把早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母亲时,母亲显得很平静,她好像早就知道会发生这件事一样。

“到底是留不住的,”母亲说,她脸上没有了往日那种嫌弃的神情,只嘱咐我不要在外面乱说。

父亲没有说什么,他一开始就不看好四叔的这段婚姻。

树叶黄了又绿,绿了又黄,时间真是个奇怪的东西,不管你愿不愿意,它都无声无息地流逝了。

 

第二年的初夏,四婶儿家的蔷薇真的又开花了,淡白色的小花爬满了墙头,散发出诱人的馨香。那年雨水充足,我没有给蔷薇浇水。

四叔的院子里又开始长出了野草,乱草把月季花都掩盖住了。四叔早已不知去向,父亲说四叔是烂泥扶不上墙,随他去吧。

四婶儿不知道的是自从她走后,村里的女人们受她的影响都变得爱美了。她们也往脸上摸雪花膏,学着穿裙子,她们还自己研究化妆,她们不在乎汗水把雪花膏冲得满脸都是。

母亲时常提起四婶儿来,她说四婶儿肯定回到了自己的家,那是一个很远的地方。

“娘,我们还会见到四婶儿吗?”

“不会了吧,也可能会。”母亲的回答让我很不满意,她总是这样哄我。

我很想再见四婶儿一面,我想告诉她,她嘱托的话我一直没有对四叔说。我还想告诉她,那年她栽下的蔷薇已经爬满了墙头,今年,开了好多花。

 

作者简介:房立娓,淄博市小说学会理事


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
石家庄专业看癫痫医院在哪
安徽癫痫病重点医院
相关阅读
这今生,愿你爱你所爱
· 这今生,愿你爱你所爱

写几行漂流的小字,停靠在时光当中,在心的宁静中,抓紧躲藏的那一份思念当中,轻轻飘落在凡尘之间。往事如天际中的星辰点滴在尘世中的花香烟火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