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抒情短文

【江南小说】红尘三千 那堪流年

时间:2022-04-23   浏览:4次

1)

“叮、叮、叮……”

小米努力地在被窝里睁开了眼睛,小米很郁闷,同样的起跑线,怎么人家就滋润得钟鸣鼎食的,自己却混得很悲惨似的。当然,小米也“鸣”,不过是鸡鸣起床的“鸣”,天还没亮,就又得起床挤地铁了。

洗漱间里,青春的阳光很快驱走了偶尔的阴霾,小米对着镜中的美女,嫣然一笑,感觉良好,做了一个V型手势:“小米,加油!我看好你哦,藕叶!”

小米是美女,标准的白领丽人。诚然,美女的定义在当下的确退化了很多,但凡人前敢挺挺胸、秀秀腿,就可以当之无愧的入选美女的范畴,当然,如果还能把那小蛮腰恰如其分地扭动一下下,那可就算得上是美女中的极品了!但小米是不打折扣的美女,白里透红的脸蛋上荡漾着青春的气息,身材高挑,加上一对如梦如幻的大眼睛,纵算素颜,也一样像花儿般沁人心脾。

比小米大五岁的晓晓,此时此刻,也在对镜贴着“花黄”。不过,心境与小米却截然不同,晓晓顾镜自怜着,颇有一些沧海桑田的味道了,“晓晓,你自己好好瞧瞧,看看昨日何在?花容月貌可曾为谁?”

同一个城市的天空下,两个不同的女子,此时都不会知道,冥冥之中,她们会有着一次奇特的际遇。

2)

“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,前方是地王大厦站。”甜得腻人的嗓音,分别用中、英文报着站名,充分展示着这个城市的时代感和国际化。

风站在地铁的出口处,看着眼前的这些红男绿女们,不禁想起了庞德的一首著名的单一意象诗《在地铁站内》——“这几张脸在人群中幻景般闪现,湿漉漉的黑树枝上花瓣数点。”

风摇摇头,鄙视了一下自己不合时宜的酸儒,汇入了人群,开始了在这城市里忙忙碌碌不知所谓的穿梭。

3)

风在自己租住的楼下转悠很久了,他望着温馨的那盏灯,想着灯下等着的那个人,一切依旧,可是那曾经渴望回家的炙热呢?

天天乘坐着地铁,辗转在三环内外的风,此时此刻,正深深地反省着自己。

风觉得,读书时候的那些个所谓的“理想”,放在现实中,应该都是生活中失意的人才享有的“专用品”。你若真是什么成功人士,那还要什么“理想”,直接去干就得!

有钱不是万能的,但钱却是一切的基础。按照大家认同的常识,你吃葡萄,如果每次都挑大个,那剩下的,你用屁股去想都知道,不是小的,就是烂的。但在社会摸爬滚打了三年的风,觉得这个理论应该有一个前提——“一串葡萄”。有钱怎么样?不怎么样,的确不怎么样!但有钱可以去买N多串葡萄,你完全可以只吃大的,余下的全扔掉!

所以,钱,完全可以创造出高品质的生活,还得加上一括号,包括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。

尔虞我诈、物欲横流、弱肉强食的现实,很快就让他发觉,自己心目中很多关于“理想”的念头,都那么幼稚、简单、可笑的弱智着!读书时候曾经雄心勃勃的青云之志,被磨砺得成了光滑圆润的铺路石,英才和庸才,仿佛总就是一纸之隔。

三年,从信心满满的追风青年到今天的一身颓废一事无成,自己努力了,可结果却总是这么不堪……

生活太平淡太枯燥了,总是风平浪静,风希望着能有一些什么小浪花,来点缀点缀这水平如镜的生活。也许,也许只有这样,很多时候显得颇有一些“闷骚”的爱情,才能让彼此相熟相知的两个人,能有了一点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晓晓已经等了自己三年,曾经炽热的爱情已经转变为一种相濡以沫的亲情了。同居三年,两人很默契的都没有提及过婚姻。

三年平淡的同居生活,隐藏着看不见的狼烟烽火。

4)

晓晓做好了晚饭,在沙发上傻坐着,等着风的归来。

晓晓和风,从大二开始恋爱,毕业后一起回到了晓晓的家乡S市打拼。本也算是“夫妻双双把家还”的鸳鸯蝴蝶派故事,可琴瑟和鸣的三年过去了,晓晓突然觉得很惘然……

记得读书时候,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嫁给风为妻,就像现在一样,做好饭菜,痴痴傻傻地等着那个呆子。

那时候的风,总是调皮地对她眨着眼睛:“遇到我之前,你可千万不要恋爱哦!”

两人携手在学校树干上刻下的一箭穿心,同学们戏言中“天打雷劈的绝配”。

一吻定情后,“风,你要一辈子对我好哦!”“晓晓,我会给你幸福的,一定!”

这些曾经幸福的场景,在晓晓脑海里鲜活如新。

可现在呢?

两人就算是拌嘴,也全是蛋生鸡,鸡孵蛋的口水话了: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没有什么意思。”

“你没有意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“没意思!”

“没意思!”

5)

闺蜜说小米最近红鸾星动,建议她把彩铃换成“桃花朵朵开”,小米害羞中有着一丝窃喜,真希望损友那聒噪的乌鸦嘴,这次能够一语成谶。

拥挤的地铁车厢,小米艰难地在其中遨游,“艰难”是现实状况,“遨游”却是小米神清气爽的心态。也许是潜意识的作用,小米的耳朵里一直回响着阿牛那憨厚朴实的歌声“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,等你回来看那桃花开”。

小米左顾右盼,苦苦寻觅着那桃花,生害怕自己一不小心,就会错过了花期。

一个身材高瘦,西服革履的帅哥,一直在小米身前身后的若隐若现,那关切的眼光不时落在小米身上。

“难道这就是我的桃花?书中、电视上所谓的地铁奇遇?”自以为是的对号入座,加上损友乌鸦嘴里的“红鸾星动”,让小米产生了虚幻的幸福感,晕乎乎的开始了心潮澎湃……

“今天天气真不错,风和日丽。”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“哦,是不错啊。”小米礼貌性的回应了一句。

“对了,昨天那份计划书,你做好了没有?”依旧是那个男人平和的声音。

“嗯,啊?”小米有些懵了,这是那跟那的事啊,八竿子不搭,莫名其妙的。

男人没再说话,小米的眼前,“嗖的”闪过了帅哥那哀怨的眼神和落荒而逃的仓皇身影。

“当心你的包!”依旧是那个低沉的声音,却让小米觉得是那样的亲切。

这年头,扒手们也学会“与时俱进”了,知道包装形象的重要性,开始人模狗样的积极向白领精英靠拢了,小米为自己对社会认知的肤浅感到自责和惭愧!

“谢谢你。”小米上下打量着风,长的不算出色,也不难看,看起来三十出头五十不到地样子,一脸沧桑,意兴阑珊地懒懒伫立着。近在咫尺的小米,压根就感觉不到风的一点点朝气。

对于算得上是“见义勇为”的风,小米还不至于给人家白眼,当然,媚眼也是不可能有的。

“小事情,以后小心一点。”风颇有一些语重心长的长者语气了。

“嗯。”小米偷瞟了一眼风,马上移开了眼光,小米自诩尚算有几分姿色,虽然现在还落着单,不过风实在是比她心目中最低的标准还要低了几个档次的,多看风一眼,小米都生怕降低了自己的择夫标准。

风不知道自己正被小米萝卜青菜的比较着,而且已经被扒拉到残根败叶的垃圾堆了。

风本来懒惰,惜字如金的,小米表达完感激以后,觉得为这小事也犯不着以身相许,两人都明智的选择了缄口不语。

“我到站了。”风觉得两个人现在好像是夹生的米饭,要熟却又没熟,打个招呼赶紧走人得了。

“等等,我也下的。”心有余悸的小米,怕的是祸不单行,忙屁颠屁颠的跟在风身后。

6)

“啊!啊!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扭了脚。”

小米觉得自己今天就像一倒霉孩子,“桃花运”离自己是越发的远了,不顺心的却接二连三。

“你别管我了”,小米以退为进,哀怨的目光扫了一扫风。

“哦,这样不大好吧?不过,不过,我也快迟到了……”风混乱的组织着语言逻辑,毫无“闻弦歌而知雅意”的情趣,脸上的表情犹犹豫豫,还装模作样的看看手机,好似快要展翅的黄鹤。

“跟你没关系,你走吧。”小米的语气中有着一丝悲戗的决裂。

“这男人,怎么这样啊?”“还好我男朋友不这样的,什么人啊!”这是旁观者的拔刀相助。

“本来就和我没关系啊,我们不大熟的。”风喃喃自语,感觉这理由好像不那么充分,自己有点理亏吗?

风突然觉得这事很滑稽,别人的眼光中,小米莫名其妙的成了自己的“责任”,自己怎么莫名就变成了始乱终弃的陈世美。

风觉得自己应该叫“窦风”,窦娥的“窦”。

搀、扶、搂、抱?风无奈地看着小米,小米在他的眼里成了“美丽”的麻烦。

“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”,道理谁都知道,可风本是一个台下看戏的,不过就因为高潮处喊了一嗓子,喝了一声彩,就突然变成了“当局者”,风觉得真是莫大的冤枉!

一丝苦笑中,风知道这个月的“全勤奖”是泡汤了!

风尽量在安全的距离之外,不停地变换着姿势。看他那笨拙的姿势,仿佛架着的不是一千娇百媚的大美女,而是他的老妈。

“死木头!”小米有点怀疑自己的魅力了。

表现得如同唐三藏、柳下惠一样规矩的风,脑门子上冒出了一串汗珠,看起来很有些木讷,说直接一点就是傻。可他一笑起来,竟然有着一股说不出的男人味道,成熟、无奈、忧郁还是沧桑?

小米第一次觉得,男人的魅惑居然可以和外表毫无瓜葛。

“唉哟、唉哟……”小米一个劲的无病呻吟,身子也越发沉甸甸地朝风倒了过去。

“你倒是使点劲啊,我这脚痛着呢!”小米求人的话一样说得大义凛然,好像给了风一个天大的便宜。

“到了?”

“到了!”

小米觉得往日很长的距离,怎么转眼就到了。风觉得几步的路程,怎么就磨蹭了那么久。爱因斯坦的“相对论”,着实在两个人身上实践了一把。

“帅哥,谢谢你了!”小米有些脸红,因为这夸人的话,违背了她一向诚实的原则。

“我这样子,明天上班也够呛,你……”小米就势给了风顺杆爬的机会。

“明天再说吧,我得上班了。”风撂下一句话,撒腿就跑。

小米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大美人使了个媚眼给瞎子,白白浪费了力气。

“我不会放过你,耶!”小米对着风的背影,攥紧了小拳头,跺了跺脚,做了一个时下很流行的手势。

7)

第二天,刚刚跨出地铁出口的风,宛如“情景再现”,一眼就看见了在昨天的惨案现场,靠在栏杆边,正一脸可怜像的小米。

风本来是给地主打打短工的,可在小米的巧妙设计下,莫名地就变成了“包身工”!

8)

晓晓周末回了父母家,风依旧用加班的借口没去。晓晓早就不会用撒娇的口气勉强风了,强扭的瓜不甜,何况在势力的父母眼里,没车没房没固定职业的风,也是早被自动忽略了女婿的地位。

晓晓二十五了,独生子女的她,终身大事已经成了父母心里的一个疙瘩,晓晓的每次回家,都是一次接受再教育的课程。

对于晓晓的心事,父母总是用治脚气的方法来医头痛,很是医不对症的。晓晓依旧只带了自己的嘴巴,耳朵早丢在了爪哇国。

风涛声依旧,窝在床上加着瞌睡的班,越想心里越憋气,自己越发的没出息了,晓晓家是肯定不好意思去了,两个老人家的白眼,风估计自己是承受不起的。

事业上一事无成,感情上倒好像走进了单行道,五年如一日,顺风又顺水。

不过最近,他敏锐的感觉,自己和晓晓之间,彼此是越发的“客气”了。也许,这就是疏远的开始吧。

以前的自己,总是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每一天回家,“饭在锅里,我在床上”的爱情最高境界,现在同样这待遇,风觉得自己是“却之不恭,受之有愧”了。

如果用什么来形容爱情,风想到的就是爱如流水、水无常形、一江春水向东流,不管怎么想,都颇有一些昨日黄花的无奈味道了。

流水不腐户枢不蠹,自己这爱情,好像应该归结于死水朽木了。风越想越心灰意冷。

9)

晓晓回了家,看着床上躺了一天的风,蹙了蹙眉头,去厨房做了一碗鸡蛋挂面。当风对她说“谢谢”的时候,晓晓突然有了想哭的感觉,这还是她曾经死去活来爱过的风吗?

三年的同居,这刻骨铭心的爱,就如剥洋葱一般,被剥落着一层又一层的“感觉”,等到自己浑身上下全光溜溜了,就嘛感觉也没有了!

自诩为“天仙配”的两人,没有被王母娘娘狠心的棒打鸳鸯,可最终的结果,却开始有了“执手相望泪眼,竟无语凝噎”的凄凉了。

也许,父母亲的话真是对的,晓晓反省着自己以前的执拗。

10)

红鸾星动的小米,正从实践的角度出发,论证着“伤筋动骨一百天”的传统中医理论精髓,风当然是她最理想的实验对象。

风也有一个很不好的坏习惯,就是老架不住别人把他这般的当人!“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”这种事,男人一般都不懂怎么去拒绝的。

对于小米笨拙的翩跹起舞,风表现得不太认真也不太敷衍,风是厚道人,别人卖力的表演,不鼓掌也不能喝倒彩不是,人生在世,互相捧场的最好,拆台煞风景的事,风还真做不出。

风觉得小米只不过是枯燥生活的一点调味剂,佐佐酒还不错,真要过日子,还是得晓晓那样的才踏实。风把自己这种行为,美其名曰:我不点菜,看看菜谱总可以吧。

不过,对于感情这码事,逢场作戏的本事肯定不是风擅长的,他有点过于的一厢情愿了,他过高的估计了自己对美色的抵抗力,也过低的估计了小米对他的兴趣和执拗,因此,冥冥中注定了风的想法一定会无疾而终。

小米觉得风是个很独特男人,很有意思。每多接触一次,就好像能多发现风的一处与众不同,这和小米以前接触的那种一览无遗的幼儿园版本的男人很不相同。

牡丹江癫痫病治疗中心
郑州癫痫哪个医院专业
得了羊角风怎样治
相关阅读
镜子_1
· 镜子_1

“你杀了我老公!”何媚瞪圆了眼睛,因极度的愤怒导致胸口急速起伏,全身肌肉紧绷,从额头到脖子上的青筋夸张的突起,眼睛里的血丝像是要...